CP杂食动物,脑洞大坑堆积处,配角控,三观不太正

这神奇的世界(1-4)

虽然一把年纪了还在看假面这种被基友吐槽为“公众场合看这种片子简直是羞耻PLAY”的子供向。但是,关于假面还是陆陆续续的开了很多脑洞...又加上平成骑士的剧情总有那么几个一直在黑化,从未被超越[删除]小葡萄变成黑加仑后简直无比美味[删除].....


简单来说就是“要是最后光实得到了金苹果”和“翔太郎老死以后的黑化的菲利普” 

这种无比OOC的二设

前方三观不正小学生文笔预警

前方三观不正小学生文笔预警

前方三观不正小学生文笔预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是通往异次元脑洞的分界线------------------------------

1 某个早晨

“找我有什么事么”吴岛光实放下筷子,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你啊,还真是奇怪。”被藤蔓严严实实捆住的蛇缺答非所问

“与你无关吧,这是我的世界,没事的话我要上学去了。”

新世界的卡密萨玛面无表情的拿起书包,走到玄关处似乎想起什么,轻轻敲了敲装饰柜上的花瓶。

“收拾就拜托你们了。”

大门关上的瞬间,花瓶里的植物瞬间活了起来,扭曲着爬上饭桌捆绑住锅碗瓢盆,努力拖进水池。定开水龙头,一支藤蔓顶起抹布,开始洗刷刷。

这...这...赫尔海姆的植物还可以这么用?

看着如此“贤惠”的危险植物,蛇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2 起始之人

吴岛光实是一个违反常理的存在

蛇觉得,它见证了许许多多个世界的灭亡和重生,也遇见过形形色色的王和他们的“起始之女”,但他能保证他从来没见过吴岛光实这个违背了一切常理的王。首先,吴岛光实没有他的王后,也就是说起始之女并不存在。其次,吴岛光实并未完全毁灭旧世界,而且毁掉了一部分并在此基础上改编,重组。最后,这个新世界的王,最大的乐趣是上!学!要说一开始16岁的确是上高中的年纪没错,但是那么多个16岁过去了,吴岛光实你还顶着16岁的皮相辗转于各个高中之间是闹哪样?!有这么无聊的王么?

对此,吴岛光实本人表示,16岁当然是上学的年纪。哪怕是王,掌握足够的知识与时俱进也是很重要的。而统治世界什么的想想就很麻烦,当年他在世界树担任吴岛主任时,每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已经很多了,整个世界的文件岂不是更多。16岁还是童工的范畴呢。

至于起始之女,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了。

许久许久之后,吴岛光实才知道,他之所以能成为王,是因为他与其他平行世界的【吴岛光实】有一点不同,他从来没有爱上,或者说喜欢过那个命定的起始之女——高司舞。

因为不爱高司舞,他将他能遇到的铠武队的队员都强制带到了世界树,并且囚禁保护起来。之后,整个世界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虽然高司舞还是进入了赫恩海姆,并且遇见了白色的overload之王,但是缺少了本应出现的【吴岛光实】的带领,和她一起进入的铠武队队员收到了攻击。等吴岛光实得到消息感到时,他只来得及以“为了让王看清人类的本质,才送他们进入赫恩海姆”为借口救下了众人。而由于对于受伤队员的担心和愧疚,得到金苹果的高司舞选择了在世界树的医疗室里陪伴伤者。

之后,由于不能负荷金苹果的能量,高司舞昏倒,生命垂危。因为不爱她,吴岛光实并没有病急乱投医,六神无主的找上战极凌马,而是选择了相信世界树医务人员的能力。

他没有得到黄泉锁种,也没有变身为假面骑士龙玄・黄泉被葛叶紘汰击败。但是因为担心铠武队员的伤势,他没有继续参战,而是选择了在重症室配陪伴他们。

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在决战中击败驱纹戒斗的葛叶紘汰,不知为何在最后一刻没能压制住赫恩海姆的力量,转变为overload,甚至暴走重伤了灵魂状态的高司舞。

命运乱成了一锅粥。

为了阻止暴走中,几乎无敌的葛叶紘汰。不得已,高司舞将金苹果交给了吴岛光实。在合力阻止了葛叶紘汰后,高司舞由于违反规则而消散了。讽刺的是,由于吴岛光实VS的交战记录停留在他以斩月.真形态同时击败驱纹戒斗和葛叶紘汰。所以,吴岛光实作为王的资格居然被世界承认了。

这种种细微的变量堆积起来,成就了他,名为吴岛光实,没有起始之女的王。


3 新世界

吴岛光实的世界和旧世界并无太大差别,由人类主宰,科学技术发达,Inves更是只存在于怪谈故事里。但,要说起最大的差别,便是人类拥有了“伴生”

“伴生”是在每个人出生时自动出现的,神奇的存在。它们形态不一,从普通的飞禽走兽到青龙朱雀白虎之类的传说种无奇不有,甚至,有时还能看见迷你的棋盘摩托汽蝴蝶结等物品类“伴生”漂浮在自己主人身边。”伴生“可以与人类交流并且以一种叫做SEED的果实喂食。“伴生”与自己的主人同生共死,绝对不会背叛。在神话故事里,”伴生“是神明大人赐予人类的礼物。


神话里的神明大人,吴岛光实表示,”伴生“才不是什么礼物,那只是他的一个愿望而已。不过讽刺的是,由于”起始之人“的特殊性,他并不拥有”伴生"。时间流逝着,世界发展着,他依旧是一个人,一如既往。


4世界毁灭之日

"你想怎么毁灭这个世界呢?怎么样都可以哦。“

在获得金苹果后,蛇如此询问。明明是一张和善的大叔脸,吴岛光实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蛇皮之下溢出的恶意与兴奋。

无聊透顶。吴岛光实突然直接觉得厌烦。在他之前不长的人生里,他重视的不多,年幼时落在头顶属于兄长的手,和铠武队的大家相处的日常以及跟着节奏摇摆蹦跳的愉悦。这些零零散散的美好记忆被自己郑重的收藏着,如果没有假面骑士的出现,也许吴岛光实会顺利成长为世界树的精英,然后在某天梦醒时分,恍恍惚惚的回忆起当年的年少。当然,在此之前,他也有可能葬身于世界末日。

而假面骑士就像一座旗帜鲜明的分水岭,它将吴岛光实的平淡日常撕得粉碎。战斗,背叛,威胁,死亡,怪物化,世界末日这些很多人终其一生都不会遇见的东西,被假面骑士这个词汇牵引着接二连三的出现在了16岁的少年面前。之后的一切如同一场光怪陆离的噩梦,吴岛光实所拥有的平淡日常被现实压的粉碎,所有的美好扭曲着汇聚成绝望的黑。

为了舞台,他威逼利诱得到了变身的能力。为了哥哥,他成为了铠武队的卧底。为了铠武队队员,他对自家哥哥见死不救。为了人类,他背叛了种族和overload联手。为了保住自己曾经拥有的,这些看起来无比可笑的事情,他一样样都亲身经历了。然后,所有人都告诉他,他做错了,这是不对的。可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呢?

在和兄长同室操戈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吴岛贵虎和overload联手能拯救半数的人类。或许自己还是希望可以得到兄长的赞扬。不过那些心底隐约的期盼统统破灭在了兄长接下来的话语里

”你是我的影子,我所犯的错的全部。“

他按着吴岛贵虎的要求期望成长从幼儿成长为少年,所有的努力,期待,压抑却被一句话轻描淡写的否定。如果他是吴岛贵虎的影子,是吴岛贵虎的错误,那么,吴岛光实又是什么呢?

恐惧,失望,屈辱,心里层层叠叠的负面情绪化作愤怒的浪涛席卷全身。

与兄长的决战他所能记得的不多,大概能回忆起的只有最后一击之前吴岛贵虎致命的犹豫和自己毫不犹豫的反击,以及兄长消失在海面的画面。

那天之后,吴岛光实清楚自己开始奔坏,他能看见应该已经死去或者重伤的兄长出现在眼前,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他吴岛光实不过是吴岛贵虎的影子,是个错误。甚至,在战斗中,那个幻觉还会护在葛叶紘汰之前试图阻止自己。在某次的歇斯底里后,他躺在满是狼藉的地板上,轻轻喘息着,头脑放空漫无目的的回忆着,世上只有哥哥好的幼年,叛逆期的少年,跳街舞的愉悦,充满火药味竞争激励的学校,假面骑士,世界末日,圣诞联合演出时每个舞者脸上的笑容,只有两人的豪宅....开学的不开心的,所能想起的,便是吴岛光实曾经拥有的。这个瞬间,崩坏的感性和清醒的理智达成了平衡,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做过了那么多不合逻辑,违背常理的事情,终究只是因为害怕寂寞,从而企图抓住些什么而已。

”呵..呵呵...哈哈哈哈“

在空旷的房间里,吴岛光实放声大笑,甚至笑出了眼泪,可惜,从过去到现在,他都是一个人。

------------------------我是回忆终了世界毁灭的分界线--------------------

”嘛,那就这样办吧”

收回有些飘远的思绪,吴岛光实如是说。

整个世界开始震荡,破碎,重组。

一半的人类得以生存,从此之后,幸存者们只会记得他们从出生起就有用一个“伴生”,靠赫恩海姆出产的SEED喂食,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存在。而对于另一半的亡者,他们从未曾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这,这真是太有趣了!”目睹了一切的蛇惊讶着

“还有什么事?”冷淡的看着身边的大叔,吴岛光实并不乐意和它有过多的交流。

“最后一个问题”竖起一根手指,蛇笑的亲切“我能有幸知道你变成了什么么?”要知道上一个世界,overload的王从人类变成了人形怪物。而眼前的吴岛光实除了一双金瞳之外,完全看不出变化,连身上的衣物都还是之前的黑色西装。

“和人类完全不同的存在啊”

新世界的神明大人摸了摸蜿蜒在他肩头,赫恩海姆的藤蔓,笑的冰冷。

“我可是没有“伴生”的异类呢。”

所以,在那不可知道的未来,他依旧是一个人。


TBC(我还没写到菲利普出呢!!!)




评论

© Emerald | Powered by LOFTER